小白棋牌-楚雄棋牌官网-金冠棋牌游戏-久娱棋牌下载

400-8888-8888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游久电竞预告
2020-04-29 10:01:00

  Vega创始人长文访谈:DOTA2战队难以寻找赞助商,二线队伍都是为爱发电..

  由于资金出现问题的“俄国鲨鱼”Vega Squadron在2019年2月解散DOTA2分部后无法在新赛季再度拉起一支Dota2队伍,同年8月Vega Squadron解散CS:GO分部。俄国富商、Vega Squadron创始人Aleksey Kondakov也坦言仍拖欠Dota2选手的奖金和薪水的事实,但他也表示相信自己会很快处理并解决这些问题。但在Aleksey Kondakov在Vega Squadron宣布辞职6个月后,应该处理好的债务问题也没了着落。在Vega Squadron的主页上仅存有英雄联盟分部的新闻和成员名单。Aleksey Kondakov近来公开表示到他将与大家分享电子竞技的另一面:与赞助商合作的失败、债务问题、俱乐部管理中的失误和遗憾以及他仍在为重建Vega Squadron所做的努力。以下是他的原文翻译:

  我们在过去将Vega Squadron视为企业进行运营的概念是错误的。将全部预算的80%用于市场营销,剩余20%则用于其他支出。但是事实上恰恰相反,差不多5%的经费用来支付市场的营销,而剩余的钱全部花在了选手身上。若队伍可以取得良好的成绩,他们的成绩可以为俱乐部吸引到足够所需的经费。这么多年来,我终于醒悟这是多么昏庸的决策。

  在队伍方面,我们的概念是围绕教练去组建一支合适的队伍。直到我离开之时我仍始终相信Kips(DOTA2教练&分析师曾任职于Fantic、TNC、coL等),相信她告诉我的一切,但很遗憾的是结果未能如愿。

  队伍解散的原因是在2019年国际邀请赛的地区预选赛当中我们未能出线,投资方对于我们表示非常不满意,他们希望我们最起码可以从地区预选赛当中出线。

  尽管我们在随后的两个月当中过得举步维艰,但资金来源已经出现问题延迟到账、赞助被削减等等麻烦接踵而至。为此我当时希望可以重新组队伍,我们将组建一支全新的队伍!我们仍然可以向所有人证明我们存在的意义!

  当时从欧洲寻找合适的选手应该是正确的选择。我们俱乐部有着足够的名号,经验技术都算拔尖的选手,完全可以有条件依赖例如我们的Khezu等选手来组建队伍,来冲击Major等各类赛事。但在那时我也意识到我们的财务境况着实糟糕,这是一颗随时会引爆的炸弹。但我有必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我们的俱乐部,并设法争取欧洲的赞助商的支持。

  我们曾与一家著名的设备制造商进行了沟通,当然他们并未提供给我们足够的资金,虽然钱少了一些,但总聊胜于无。当我和队伍分开后,我们被告知:“他们想要这个队伍的合同。”谈判持续了很久,但是选手的薪水却一直难以到位。

  如果谈及训练场地费用,那么仅仅DOTA2的训练场地就大约需要2万美元,而CS:GO也需要差不多2万美元。而聘请工作人员、编辑、视频制作人员也需要不少的经费,从这个角度看赞助商的提供的资金连覆盖这些所需的费用一半都不够。尽管偶尔会有一些奖金收入,但是剩下的资金来源基本全靠赞助商的资助,总之我们非常依赖赞助商的支持。

  每次与俱乐部赞助谈判的时候,当谈及利益收入后大家纷纷脚底抹油人没影了。他们甚至害怕仅仅只有一万美元的支出预算。正如我在和一个俱乐部闲聊当中他们向我诉苦说到:“我们很难向投资方解释清楚为什么我们要在一些方面上的开销。”俱乐部经理什么都清楚、媒体人士也清楚,但是投资者却永远难以理解那些必要开销上的支出。

  我一直在苦苦找寻可以让俱乐部照常运转的办法,寻求各种渠道的资金来源。当我们发布重组公告后,我们与三位潜在的赞助商进行了沟通,时间一直持续到五月和六月,当步入最后的协商阶段时我渐渐意识到这一切努力又白白付之东流了。

  在和Winstrike一起寻找赞助商的开始大家都非常乐观,虽然中间一位有意向的赞助商退出了,但是还有一位赞助商仍然保持着和我们的联系。但是他们考虑了非常久的时间,对他们而言达成共识的道路上有很多障碍,最后我们收到的消息是“他们还没准备好”。

  我在尽可能的寻求帮助拖延时间,因为他们曾经答应过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为此我也向选手们保证,我们正在给大家起草新的合同,一整套文件,其中有一半所需的签署已经完成了。因此,我信心十足的对CS:GO以及DOTA2的成员们保证:兄弟们!我们将解决拖欠大家的薪水,兄弟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请耐心等待!

  选手们是电子竞技运动员,而我们是一个组织,我们始终在河岸的两端相视。我有一个非常好的例子:Solo曾在2015年为我们效力,我们在2015年在TI5的也拿到了不错的成绩,尽管他们的工资每月只有300欧元。他们在TI5赛后都收到了待遇丰厚的薪水报价,如果他们愿意完全可以合法合理的离开我这里,但是他们留下了。我们互相信任彼此,Solo和其他选手当时常常站在我的角度和我共同前进,但是在如今我并不认为我还会遇到像Solo他们那般重情重义的选手。

  2019年的夏天,我们的预算已经所剩无几,但我们真的很努力在冲击TI了。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Vega的故事:带着籍籍无名的选手, 在各大豪强中间混战,用“年轻的选手+老练的教练”的组合去参加比赛。Marlerino(Vega在2019年签下的队伍,天才新人gpk出道队伍)的表现非常出色了,我们也取得过一定的成绩甚至击败过Secret,几乎摸到了TI地区资格赛的门槛了,可是竞争永远都是那么残酷。

  我建议Marlerino的老板将选手和我们的选手分开训练,我又提供了训练场地,所以他非常愿意摆脱这笔不小的场地费用,而我是以若他们可以参加TI则奖金将和我们对半分的条件进行协商的,但最终一切也止步于TI9的地区资格赛。

  当他们进入公开选拔赛四分之一决赛的时候,我的真的非常相信他们,我立即来到他们的俱乐部祝贺他们。这些选手非常的积极也很努力,但是结果让人大失所望,他们失败了。失败后我选择了解散,但我仍然亏欠他们一部分工资,可我想一次性的支付给他们,我肯定会偿还我所欠给他们的薪水。

  顺便说一句,gpk是唯一与Marlerino的老板签订合同的选手,最后当Marlerino老板陷入财务危机的时候他把gpk卖给了Gambit。

  在DOTA的世界中一切都难以用常理推断,这一切就像一场豪赌。当您尝试发掘新人、找到教练和心理学家和合适训练场地及训练方式拉起一支队伍,然后你也会发现无名之辈也同样可以击败世界最顶尖的队伍。2018 TI8失利后,我灵光一现在地区海选赛前一个月进行阵容变更,然后在线上打完海选赛,就像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样。大家没有任何压力任何负担的去进行比赛,相信我们这样会有更大的机会晋级。

  我始终搞不清DOTA的世界为何如此充满变化,你不能以常规的职业运动员的角度去融入DOTA2的世界。当你将全部期望寄托在一个天赋过人选手或一支队伍后,你只能静下心来耐心的等待他们将比赛完成。

  CS:GO相比DOTA更像一项体育运动,给CS选手进行集中训练是可以得到非常好的效果的,而在DOTA的队伍当中却未必会得到想要的效果。CS:GO必须需要一名合适的教练,而在DOTA中是否需要仍然值得商榷,因为在没有教练的情况下选手们也足以应付发生的一切。在线下比赛当中教练往往难以起到应有的作用,所以我想应该让选手们自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打比赛就好了。而在CS:GO当中所有的顶级队伍都可以进入线下比赛,DOTA队伍却未必,事实胜于雄辩。

  但是在CS:GO当中我们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没有机会可以聘请到我们中意的选手。我们虽然以现有的选手做好了准备,冲击Minor。但是他们却未能晋级,那个时候选手们已经知道我们爆发了财务危机,大家为此都非常失望,这在他们冲击Minor的时候也起到了一定的负面作用。

  我们也试图将选手进行转会操作,以此来支付拖欠的薪水及奖金。我们CS:GO选手与DOTA2选手一样,没有任何人特别想要将这些选手招至麾下。我甚至对外宣称只要可以将拖欠的薪水支付完毕我就会同意其他俱乐部开出的任何价格,我们的目标并非将选手转会进行获利,而是不想拖欠选手们的薪水。当选手们离开后,有人继续奋战在职业赛事上也有人待业在家,但我想表达的是,我们仍然会尽力偿还所拖欠的薪水。

  关于DOTA2和CS:GO两支队伍拖欠的薪水及奖金具体数额,我很抱歉我不能透露。但以电竞运动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一笔非常多的资金。

  如今Vega Squadron旗下只剩LOL分部了,但是他们完全可以自给自足。拳头公司会给予一定的资金,我们LOL分部在联赛当中也长年占据一席之地,我也并不想放弃LOL分部。等待春季赛的时间里我们也试图寻找更加优秀的选手,但是在独联体赛区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在这里几乎没有转会需求,选手们也只能和一家俱乐部签署合同。

  我仍然想着卷土重来,重新组建DOTA2和CS:GO分部继续寻求赞助商的支持。但是这一切在如今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辛,因为没有人可以预知半年或一年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在二月参加了达沃斯论坛,在那里接触到很多有意图投资电子竞技的人。但我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我提供不了一支队伍给他们,为此赞助商们仍然保持着观望的态度,而且他们每个人都清楚,赞助队伍是一个持续烧钱的过程,并且只是一种宣传营销的手段而已。

  我们需要创造一种可以货币化的产品,类似内容产出一样独家的权力。我目前也朝着可以培养人才的方向发展,设法组建一个可以发掘新人的组织。虽然我不是专业的营销人员,但我有相关的技术背景,因此我也只能依靠个人的直觉去做这些事情,但这些是真的可以赚钱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发掘出非常优秀的选手,你不能否认很多从Vage崭露头角的选手如今正在为其他各大俱乐部效力。

  我不会放弃,我每天仍然在为此而努力。我们必须有正规合理的途径将赞助商引入Vega,虽然我深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疫情蔓延之前,我进行了几次沟通,我真的渴望他们可以青睐我们加以投资。但几乎所有赞助商想法都是“我们尚不清楚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我们想先保持观望态度。”

  我现在除了Vega一无所有,我又不会去其他的俱乐部工作,我是一个非常难搞的人,所以没有多少人喜欢和我合作。我必须去赚钱来偿还债务,而我现在只能依靠积蓄和渔业维持生活,尽管我的钱包已经见底但我从未后悔所经历过的这些。因为这是我人生当中最酷的几年,除了2019年发生的一切让我非常失望伤心,但此前的那四年是我生命中最充实快乐的时光。

  尽管非常希望我可以在2018年一切变的糟糕前就可以停下来,但我没有。我不应将问题一直拖到最后,我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宣布解散,公开表示我们遇到财务危机,在没有债务问的情况下重头来过。

  我是一个非常相信自己的人,我不能半途而废。从前我只是为了金钱、实力而烦恼,当这一切结束后,我的想法可能是感性的、错误的、幼稚的这并不是一个正常且精明的商人应有的想法。因为他们会丢掉一切让他们遭受损失的东西,记录好得失,然后再去做其他的事情。

  我们没有数百万美元就投资建立了自己的品牌,我们用自己的双手从一无所有创建了这一切。那时候虽然我们已经有了一个赞助商,但并未有多少的资金支持,他们总是称呼我们是什么?“暖灯组织”(可以理解为为爱发电,此处似乎有嘲笑的意味)。我希望我们将来可以独立于赞助商,而不用处处受人制肘。

  当我们回来后仍然会叫Vega,我已经为我们的复出做好了准备,我甚至准备好了海报。当我们复出后第一件事就是在推特上引爆这些海报宣告我们的归来!

联系人:张经理

手机:13800138000

电话:020-88668888

邮箱:mojocube@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粤垦路88号